您的位置: 首页 > 红色文化 > 琼海华侨大宅:寂寞中守望的乡土情

琼海华侨大宅:寂寞中守望的乡土情

来源:国际旅游岛商报 作者:admin 时间:2014-10-13 11:07:56

    琼海是海南著名的侨乡之一,那些在遥远异乡漂泊的“番客”们,经过披荆斩棘的奋斗而功成名就之后,出于“衣锦还乡”的愿景,大都会携金带银回乡建屋。于是,琼海这片土地上留下了许许多多风姿卓绝、蔚为壮观的华侨大宅。
  经过近百年的风雨洗礼,这些当年的富商宅院,大多已经风华不再。但它们仍以其雄伟壮丽、气宇轩昂的外型,以及深厚的文化底蕴让世人侧目,并通过那些斑驳的院墙、残存的窗台,引发人们对当年繁华烟云的遐思和追忆。
黄氏民居 南洋巨商建起的乡村城堡
  琼海市中原镇,上世纪50年代曾是乐会县政府所在地,素有“琼海南部商埠”之称。其下辖的杏园村,矗立着一座由琼海市华侨三大巨商豪宅之一的黄实甫生前在家乡建起的大宅,它用磅礴的建筑实物诠释了当地“华侨之乡”的盛誉,也见证了黄氏一族一段巨商的荣耀。
  行走在仄长的杏园村巷道,一堵高大深长的青砖院墙闯入眼帘。随行的向导告诉记者,这座由院墙围起的两层建筑,就是大名鼎鼎的黄实甫故居。转过侧面的院墙,来到黄实甫故居的正门,抬头细看,整个建筑呈长方形,骑楼式的造型带有浓郁明显的南洋印记,那些不知名的植物恣意萦绕在高大的廊柱之上,紧密的格局、落魄的景象让整个建筑看起来很像一座荒废的城堡。
  推开那扇半掩着的木门,进入这座巨商大富营造的豪门大宅,只见院内景象更显破败,那些浸淫着马六甲海雨腥风的地板瓷砖尽管色彩仍然鲜艳,但在砖缝中野蛮生长的杂草挤压下,已大部分脱落。踩踏在地板上发出的咔咔响声,更像是行走在一堆瓦砾上,让人心生不忍。整个宅院分为四进,有三个天井间隔其中,楼层上下格式布局大体相同,四进正屋大门相通连成一体,每间正屋与大厅之间并不筑实墙,而是用格木栅造门框和窗棂给予区隔,那些布满了苔藓的格木窗台和已经残缺的木式神龛,都雕刻着花样繁多的精美图案,细节中依稀可见主人的豪华手笔。二楼的正屋和所有横屋也是全部相通,正屋和正屋之间,用水泥铸灌成的地板把整个二楼全部连成一体,不管由哪个位置踏足二楼,都可串通所有门户。
  据向导介绍,整个黄氏大宅,共有82间房间,116扇窗户,堪称一座隐藏在乡村的豪门府邸。站在二楼栏栅边居高临下凭栏远眺,大宅前面就是一片槟榔园,碧涛起伏送来清风阵阵,远处的村落美景如画,身后是曾经院富丽堂皇的大宅,美轮美奂的感受让记者多少能体会到主人建屋的良苦用心。
  一座豪门总有一段故事。黄氏大宅的现状虽然破败不堪,但掩盖不了主人当年创下的辉煌。据黄氏同村族人提供的家谱资料显示,大院主人黄实甫在上世纪初期在新加坡开办了“阜安”商号,随后又分别在海口、嘉积、中原开设了“侨安”、“汇安”、“捷安”等商业机构,经营范围包括汇兑、船票代理、日用品贸易及煤油销售等。其中,“阜安”特制的雨伞曾一度畅销中国及东南亚各国,成为一大品牌,为黄实甫一家奠下了雄厚的经济基础。随后,黄实甫还在新加坡购置土地,建起了生产“东方”汽水的现代化工厂,又投下巨资开办垦殖园,经营橡胶及油棕。商业版图不断扩大,让黄实甫成为了东南亚耀眼的商界巨子。
  1933年,家业丰隆的黄实甫开始联合其他三位兄弟在家乡杏园村营建这座占地近千平方米的宅院。由于当时海南物资缺乏,为了建造这座中西合璧的大屋,黄实甫兄弟几人用轮船将建屋所需的水泥、钢筋以及坤甸木从南洋一带运回。记者注意到,在已经脱落的水泥天花板上,还能看到建房浇灌水泥时铺垫用的英文报纸,在岁月的洗涤下已经破败的黄氏大屋,仍不忘记用零碎的物证向人们展示主人曾经的南洋贵气。
  据杏园村的老人介绍,当年这栋大屋在方圆十里内都算是首屈一指的气派建筑。在抗战时期,盘旋在琼岛上空的日军飞机注意到了这栋规模宏大的建筑,以为是政府机关的所在,于是瞄准这栋民宅,投下了数枚航空炸弹。经此一劫的黄氏大屋并没有就此否极泰来,可恶的日本侵略者又在进村扫荡的时候,顺手牵羊地将屋内的名贵家私洗劫一空。这栋屡遭劫难的华侨豪宅,也在历史变迁中成为了见证日本侵略者暴行的遗物。